“泥城”見證了陸賈南下招降趙佗的悠閑氣度。
  舊聞
  新讀
  本欄目由廣州日報獨家與廣州市國家檔案館聯合推出,敬請關註。
  下期預告
  “珠江,通稱為省河,河面上擠滿本地船隻……從內地來的貨船、客船、水上居民、政府的巡船和花艇,此外,還有舢板以及來往河南的渡船……”透過19世紀中期美商亨特在《珠江河上》中的一段話,我們似乎看到了珠江上擁擠的船影和林立的桅桿。下一期,就讓我們回味一下“槳聲艇影”里的珠江記憶吧。
  歷史地理
  泥城:陸賈招降超有範兒
  趙佗起初避而不見 陸賈在泥城一待數月
  泥城這個地名,在今天的地圖是再也找不到了,然而但凡上了年紀的“老廣州”,大多還知道西村一帶曾有過這麼一個“泥城”,而且知道它是漢初陸賈南下招降趙佗時的居留之地,可以說是廣州兩千多年建城史的重要見證之一。
  據說,一直到上世紀初,這裡豬肉鋪、棺材鋪、造船廠,街面一派繁榮氣象,可惜後來起了一場大火,把這裡燒了個精光,到了上世紀中葉,連“泥城”這個地名都棄之不用了,至於“趙佗歸漢”這一重大歷史事件,除了教科書上寥寥幾行文字外,其中種種有趣的細節也少有人知道了,未免讓人有些遺憾。
  話說公元前196年,陸賈奉了漢高祖劉邦之命南下招降趙佗,他從水路進入廣州,就在西村一帶的澳口村埠上岸。趙佗原是秦朝大將,算得上是身經百戰的“老江湖”,他可能是真沒把小流氓出身的劉邦放在眼裡,也可能是想給陸賈一個下馬威,好抬高一點談判的價碼,因此拒不相見。不過,陸賈是輔助劉邦奪取天下的謀士之一,一張嘴能把“死的說成活的”,他氣定神閑地在珠江邊用石頭和泥巴圈了塊荒地,在這裡安營扎寨,坐等趙佗出招。
  一晃幾個月過去了,趙佗果然撐不住了,派人將陸賈請進宮去。司馬遷在《史記》中記錄下了雙方過招的精彩一幕。趙佗接見陸賈時,一副本地土著打扮,頭上扎了兩條小辮子,隨便席地而坐。雖然偏安於嶺南一隅,但趙佗對中原的情況瞭如指掌,他問陸賈:“我跟蕭何、曹參、韓信相比,誰更厲害?”陸賈拍他馬屁:“當然是大王你更厲害。”趙佗又問:“我跟皇帝相比,誰更厲害?”陸賈頓時變了臉色,他說:“漢天子從沛縣起家,先推翻了暴虐的秦朝,又打趴了強大的楚王,為天下興利除害,除了三皇五帝之外,再沒比漢天子更厲害的主了。現在我們中原地有萬里,人以億計,兵強馬壯,國庫充盈,大王你不過統率數十萬蠻夷,地處崎嶇山海之間,只不過與一個郡縣相當,怎麼好意思跟漢天子相提並論?”
  聽陸賈這麼說,趙佗不但不惱,反而哈哈大笑。他對陸賈說:“我一早南下,所以才在這裡稱王,如果我留在中原,未必就不如漢天子啊!”雖說雙方見面時張力十足,但陸賈的能言善辯顯然給趙佗帶來了很大的智力上的愉悅。在這麼個偏遠的地方,像趙佗這樣的聰明人,要找個旗鼓相當的談話對象,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他拍了拍陸賈的肩膀:“這裡就沒人跟我談得來,今天聽你一席談,我開心多了。”他下令賞賜陸賈千兩黃金以及很多南越獨有的奇珍異寶。
  就這樣,陸賈勸降南越,不但沒費一兵一卒,還滿載而歸,劉邦為此高興得不得了。其實,劉邦登基時連四匹純色馬都湊不齊呢,壓根不像陸賈說的那麼富得流油,一時半會也沒實力把山高水遠的趙佗打趴下。可如果陸賈當時不使勁往他臉上貼金,又怎麼能順利勸降趙佗呢?難怪司馬遷老夫子也對陸賈的辯才欽佩不已,為他寫下了一大篇文字,而不起眼的“泥城”也因此青史留名。  (原標題:知廣州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g82wgsydx 的頭像
wg82wgsydx

紐約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wg82wgsyd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